江西分社正文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生活

江西省首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和磋商案背后

2019年11月26日 16:24 來源:江西日報

11月4日,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一起特大跨省非法傾倒有毒污泥案件進行一審宣判。因非法跨省傾倒1萬噸有毒污泥造成九江3處地塊生態資源損失,江西正鵬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鵬公司)、杭州連新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連新公司)、李德、張永良等9名被告被判令共同承擔生態修復義務,如未履行修復義務,則共同承擔930余萬元生態修復費用的連帶賠償責任,并在省級或以上媒體向社會公開賠禮道歉。

在此案一審宣判的兩個月前,九江市生態環境局與杭州塘棲熱電有限公司(簡稱塘棲公司)正式簽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協議。根據協議,該公司因提供4800噸工業污泥交由他人非法轉運、處置,造成九江市廬山市溫泉鎮吳家咀(簡稱1號地)、九江市廬山市東林鎮虎口沖村(簡稱2號地)等地環境污染,向九江市人民政府支付生態環境損害待處置費約487萬元。

這是我省自2018年全面實施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以來,以“兩法銜接”(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機制,首次通過磋商和訴訟辦理生態環境損害案件,有效破解了“個體污染、群眾受害、政府買單”的困局,為“環境有價、損害擔責”提供了江西經驗。

阻擊有毒污泥傾倒

2017年10月21日晚,據群眾舉報,有人在九江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沙閻路伍豐村鄭家灣(簡稱4號地)傾倒不明廢棄物,民警趕到現場發現異常后,立即將情況通知九江市生態環境支隊,執法人員發現有幾千噸工業污泥,氣味刺鼻,附近的樹木枯死、青草變黃。他們在現場查勘后,并到九江順鑫碼頭了解情況,確定轉運并傾倒工業污泥的是正鵬公司。

2017年10月23日,九江市生態環境支隊執法人員在4號地取了3個污泥樣品,經檢測發現,樣品中重金屬鋅、銅、砷等含量均超標,這涉嫌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38條污染環境罪。

與此相呼應的是,九江市生態環境支隊負責人李力陸續收到廬山市、永修縣生態環境系統信息,得知有人在九江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沙閻路附近山坳處(簡稱3號地)和永修縣九頌山河瓏園(簡稱5號地)傾倒不明廢物。但當地執法人員由于受技術原因限制,無法找到傾倒物是否存在有害物質。

李力當機立斷,認為這個案件絕非單獨的個案,應該啟動“兩法銜接”,她推測,如果不快速查個水落石出,將會有更多不明物傾倒在九江,甚至對長江都有影響。

在后來的采訪中,被告曾表示,如果當時沒人阻止,他們仍會冒險將更多的有毒污泥運到九江。

迅速啟動“兩法銜接”

2018年2月2日,九江市生態環境局將案件移送九江市公安局。

在調查中,辦案民警發現2017年8月17日和9月1日,李德、舒正峰、黃永等以正鵬公司和九江新墻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簡稱新墻公司)名義與塘棲公司先后簽訂《污泥(一般固廢)資源綜合利用合同》,合同約定新墻公司對污泥進行資源綜合利用,由正鵬公司負責運輸。李德、舒正峰和黃永打著正鵬公司、新墻公司名義,對塘棲公司提供的污泥進行綜合利用。

2017年9月12日,張永良以連新公司名義與正鵬公司簽訂《一般固廢污泥處理協議書》,正鵬公司接收連新公司污水處理過程中的污泥。然而,正鵬公司實際分別收取塘棲公司、連新公司每噸270元至300元不等的廢物處理費,并未依照合同進行資源綜合利用。

受利益驅使,9名被告以分工合作的方式,將共約1.48萬噸污泥運至九江1號地、2號地、3號地、4號地、5號地等五地直接傾倒。

針對此案,2019年1月28日,九江市人民檢察院向九江市生態環境局發出《關于舒正峰等人非法傾倒污泥污染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的函》,并表示支持訴訟。九江市生態環境局依據《九江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實施方案》規定,同意對此案生態環境損害開展調查賠償工作。

同時,江西省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對正鵬公司非法傾倒污泥損害進行了評估,對土壤修復、固廢處置、植被恢復等項費用估算約為1446萬元。

2019年6月,九江市生態環境局分別向提供污泥的塘棲公司、連新公司和轉運、傾倒污泥的正鵬公司發出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告知書。塘棲公司回復同意磋商,連新公司和正鵬公司沒有回復。

根據九江市公安局調查及潯陽區檢察院認定,今年7月31日和8月27日,九江市生態環境局與塘棲公司進行了兩輪磋商并達成協議;針對未能通過磋商方式達成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的正鵬公司、連新公司等,應承擔生態損害賠償責任,請求法院依法判令各被告承擔生態環境修復義務。如不履行修復義務,則根據各被告違法行為造成的損害后果,共同或分別支付生態環境修復費用。

強化固體廢物源頭管理

據了解,這起特大跨省非法傾倒有毒污泥案,被告通過偽造一枚印章就順利轉移廢物,同時還以每噸45元的廢物處理費轉運給下線。這一方面暴露了固體廢物跨省轉移存在漏洞,另一方面也說明生態環境部門要強化收集的物證、書證、視聽資料、電子數據等證據材料,以方便在刑事訴訟中作為證據使用。

全程參與這個案件調查的李力認為,生態環境部門在調查取證上存在困難,對跨省固體廢物調查更是難上加難,生態環境犯罪案件的證據有著極其特殊的時效性,案件中的關鍵證據如果不及時提取、固定和收集,經過多環節移送后,可能會喪失最佳的取證時機,所以生態環境保護案件需要公安部門大力支持。同時她呼吁,針對固體廢物,既要加強普法宣傳,還要加強源頭管控,建立跟蹤體系。

專家建議,行業行政主管部門應各司其職、各盡其責,建立健全源頭嚴防、過程嚴管、后果嚴懲的監管體系,加強部門間的信息共享與協作,填補固體廢物監管漏洞盲區。督促產生固體廢物企業落實污染防治主體責任,嚴格執行申報登記和信息公開制度,如實公開產生固體廢物的類別、數量、流向、利用和處置情況等信息。一旦出現生態環境案件,可通過溯源體系,查找問題根源。


責任編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365约彩票下载安装